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總裁 > 寶寶超拽:爹地,復婚請排隊

更新時間:2019-08-21 17:55:14

寶寶超拽:爹地,復婚請排隊 連載中

寶寶超拽:爹地,復婚請排隊

來源:掌讀520作者:夏花分類:總裁主角:林夏花許以墨

完結小說《寶寶超拽:爹地,復婚請排隊》由夏花最新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型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林夏花許以墨,內容主要講述:全世界都在知道許少在找一個女人。傳聞,那個女人相貌平平,身份卑微。更重要的是,那個女人是他的前妻!許以墨再次見到她時,她貌美如花,身旁牽著一個小包子。小包子問:“你也是要來當我的爸比的嗎?”許以墨:?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許以墨沖進來,看見這個場面先是一怔,反應過來之后立刻打了一個電話。

打電話的時間對于林夏花來說是漫長的,她眉眼有一股化不去的濃郁,唇緊緊的抿著,渾身上下散發著涼意。

電話終于講完,一只大手擒住了女人的脖子,微微用力,林夏花呼吸困難,她用手使勁掰開男人的手掌,男人絲毫不受影響。

她甚至用力去拍打手掌,她從那男人的眼里看見了肅殺的凜冽,看見了揮之不去的厭惡,看見了恨不得把她碎尸的咬牙切齒。

最終,在最后關頭,那只手終于松開,林夏花的身子也軟倒了,她拼命的呼吸著,又重重的咳嗽著,遲遲才緩過來一些。

“真是讓我大開眼界,堂堂的許太太竟然容不下她的親姐姐,林夏花,你還真是惡毒!”許以墨無言的聲音有著很重的壓迫感,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。

林夏花抬首,眸子里盛滿了難以言喻的苦澀,暗掐了自己一把,逼著自己笑出來,笑容難看得跟哭一樣,“你認定是我害了她?”

“難道你還要告訴我是林豆蔻自己撞的?”

聞言,林夏花抬眸,霧氣浮滿了她的眼眶,她哈哈笑了兩聲,篤定道,“你說的沒錯,她就是自己撞下去的。”

她笑著笑著眼淚都快笑出來了,余光正好看見男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,唇緊緊的抿著,氣氛愈漸的凜冽。

他一副快要發作的模樣讓林夏花心中一抽。

突然,男人從床頭柜里拿出一份離婚協議書扔在她面前,“簽了它,許家容不下你這種女人。”

心中一緊,笑容突然靜止,時間像停止了一樣,她忽然沉默了,許久才說出一句,“我不。”

明明聽起來像撒嬌可分明一點撒嬌的意味都沒有,只是在陳述自己的想法。

她拿起文件撕得粉碎。

下一秒,一沓文件扔在她的胸前,重量讓她不由得踉蹌了一下。

“你撕吧,撕完我這兒還有,不夠我再讓人送過來。”

林夏花心中浮起一些怒氣,她歪著腦袋,可憐又可悲的道,“為什么,為什么你從來都不信我?”

“當年一樣,今天也一樣。”

她用盡一切力氣去怒吼,想要把她心中的不公給宣泄出來。

林夏花踉蹌著身子跑出去。

男人看向窗外,她跑出去的身影在雨夜里顯得格外的突兀,他心中突然很煩躁。

……

林夏花跑出去的時候聽見了自遠而近的救護車鳴笛聲,她更加用力去跑。

大雨瓢潑,林豆蔻的被雨淋濕了身上的裙子,頭發也濕成一團,雨水夾雜著眼淚落下來。

“我可以娶你,但你給我聽著,我不會愛上你。”

“當年的事情最好與你無關!”

“……林夏花,你還真是惡毒。”

過往的一幕幕突然浮現,一窩蜂似得竄了出來,她鉆心的疼,大概是跑累了,林夏花蹲下來抱著膝蓋,無所適從。

突然,一陣眩暈,本就有些柔弱的身子偏了偏,最終倒了下來。

不遠處,一道強光照在女人的身上,一個男人從車上走下來,看見了女人的面容,心中震驚,急匆匆的抱著女人上了車。

市中心醫院。

白大褂的醫生從外科診室出來時,許以墨正依墻而立。

醫生戰戰兢兢的走到他面前,滿頭大汗的說,“林小姐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,許先生你可以進去探視了。”

男人聽了,長腿邁向病房。

他一走,醫生身體差點軟了下來,媽呀,這個男人太恐怖了,氣場也太強大了。

病房內的人見到有人進來,她虛弱的看向門外,見是許以墨,強撐著身子坐起來。

“以墨,夏花呢?”

男人見狀,上前去扶了她一把,不滿意她此刻的行為,擰眉道,“走了。”

林豆蔻推了他一把,眉眼之間都是一股頗具關心擔憂的意味,“你快去把她找回來啊,剛才的事情并不是她一個人的錯,是我愧對她,她怎么對我我都不會生氣的。”

此番話極度的體現了她的大度,同時又極力的坐實了林夏花害人的行徑。

沉靜輕飄的語氣透露著對林夏花輕蔑,“她想回來自然就會回來了。”

林豆蔻都快急哭了,立刻撐著床站起來,又因為腦袋暈眩,摔坐回了床上。

正在這時,踹門的聲音響起,一個人影沖了進來,對著許以墨的腦門揮舞著拳頭打了下去。

男人沒有料到有人沖進來,但還是在拳頭揮下來的時候躲開了,即便如此,唇角還是被揮出了血絲。

許以墨用手背擦了一下血跡,眸子鷹隼一般盯著賀非鶴。

賀非鶴咬牙切齒,怒得紅了眼眶,那只手因為激動而現出了青筋,“許以墨,你不用這樣看著我,我賀非鶴打的就是你!”

他憤怒的指著許以墨。

那根手指突然被人抓住,微微彎曲,用了五分的力氣,賀非鶴吃痛的咬牙。

林豆蔻看著兩人,著急的從床上站起來,走到兩人中間,“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說呢?非要鬧得這么僵嗎?”

她是認得賀非鶴的,當面兩人在一起,許以墨幾乎帶她見遍了長輩。

殊不知她話一出口,賀非鶴就似笑非笑的說,“林小姐這么能裝,怎么不進軍演藝圈呢?”

林豆蔻身子一僵,皮笑肉不笑的問,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“今晚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必你應該很清楚!”賀非鶴瞪著眼前的女人。

原來是為了林夏花而來的,林豆蔻心想。

許以墨站到了林豆蔻的面前,擋住了賀非鶴的視線,巨大的身軀如同一片云彩籠罩了她。

他的聲音低沉,臉色陰沉,像極了暴風雨前的寧靜,“在指責她之前你有了解過事情的真相?還是說,林夏花跟你說什么你就信了?”

賀非鶴笑了笑,“她是什么人我比你還懂,她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。”

聞言,許以墨的表情突然變得高深莫測。

門外,護士用力的敲了敲門,“吵什么吵,這里是醫院,還有,誰是林夏花的家屬?”

賀非鶴關心林夏花的情況,第一個站出來,“我,林夏花是我的好朋友。”

護士突然就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反問道,“病人已經懷孕了,難道你不知道嗎?”

話一出口,在場的人皆震驚。

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林豆蔻失神一般喃喃自語,半晌,她捂住臉嗚咽了兩聲,搖著腦袋難以置信,最終,她沖了出去。

許以墨表情復雜,見林豆蔻沖出去了,略一思考,腳步已經隨之而離開了。

小說《寶寶超拽:爹地,復婚請排隊》 正第八章 賀非鶴的關心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古裝小說
  2. 暖婚小說
  3. 輪回重生小說
  4. 驚悚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