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穿越 > 笑紅塵之穿越東西晉

更新時間:2019-08-21 17:04:15

笑紅塵之穿越東西晉 已完結

笑紅塵之穿越東西晉

來源:幻想書院作者:漠漠輕寒分類:穿越主角:水漣漪林嘯風

完結小說《笑紅塵之穿越東西晉》由漠漠輕寒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水漣漪林嘯風,內容主要講述:她可是洛陽第一美女,可是偏偏有人有眼無珠——我要遠離紅塵!本想到歷史的角落里舔舐傷口,可是——穿越就穿越唄,偏偏和法場結了緣,先是身不由己撞倒了刑場上的劊子手,被當成了劫法場的“歹人”,后來又糊里糊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水漣漪本想在建康城好好的玩幾天,但是林嘯風一刻也沒有停留,急匆匆的出城向南而去。水漣漪忍不住問道:“喂,干什么這么著急?又沒有追兵!”

林嘯風解釋道:“謝朗可不是君子,說不定我們出來后他便要去告發我們,所以我們得走為上計,千萬不能被桓溫的人捉到!特別是你呀,若是被謝朗或桓溫給抓到了,能有什么下場知道嗎?”

“謝朗有那么差勁嗎?你們兩個怎么既是故人又像是敵人?”水漣漪十分好奇,因為看起來林家和謝家應該是通家之好,但是看林嘯風和謝朗的關系卻又實在不怎么樣。

“哦?你倒是不太笨啊!這都看得出來!”林嘯風笑了一笑,不等水漣漪反駁,馬上接著解釋道:“那家伙是個酒色之徒,從小就不學無術,以大欺小,可是我從不買他的帳,小時候即使被他揍得鼻青臉腫,我也從不討饒,后來我長大了一些,他打不過我了,經常被我狠狠的揍一頓,便跑去向他爹告狀,他爹斥責他不中用,反過來還要夸獎我,所以,我倆從小就是冤家。”

“就為這?你們倆能結怨?也太小題大作了吧!”水漣漪嗤之以鼻。

“當然不是,后來雪兒到我家來了,謝朗隔三差五就往我家跑,有一次喝醉了,竟然要非禮雪兒,正好被我撞上,讓我痛打一頓,后來他爹知道了,差點把他打死,所以他就更恨我了,我也更瞧不起他了!”林嘯風見水漣漪打破沙鍋問到底,只好全盤托出。

“原來是這樣!這樣說來,他確實不算好人啦!”水漣漪點點頭。

“所以,以后如果再見到他一定要避而遠之,這樣的人可千萬不能招惹!”林嘯風知道這個丫頭可是膽大包天,大概什么人都不怕,所以為了安全起見,再一次囑咐水漣漪。

“我才不怕他呢!”水漣漪很不以為然,“他還能把我賣掉不成?”

“恐怕不止是賣掉!”林嘯風并非危言聳聽,不過下面的話不知道怎樣說好,只希望水漣漪能明白。

“那他還敢怎么樣?把我剝皮挖心嗎?”水漣漪真是笨的可以,帶著一臉的不服氣向林嘯風追問。

你也太笨了吧?這都不明白?林嘯風心里好笑,但是沒敢這樣說出來,恐怕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,因此小心的提示道:“你是個姑娘家,如果被色狼抓到會怎么樣?”

“會怎么樣?啊他敢!”水漣漪終于聽明白了,頓時火冒三丈,“他要是敢非禮我,看我不剝了他的狼皮!”

“好了,我知道你厲害,可是干嘛自找麻煩呢?還是離他遠一點吧!”林嘯風真可謂是苦口婆心,自小到大,還從沒跟人這樣有耐心過,特別是跟女人!

“哦!好吧!”水漣漪終于知難而退了,“可是我們現在去哪呢?”水漣漪又問道。

“會稽!你不是一直想游山玩水嗎?會稽的水可是一流的!”

“會稽是哪?”水漣漪在頭腦里想不出會稽這個名字。

“會稽就是會稽!你不是什么都懂嗎?怎么會稽這樣出名的地方你都不知道?”林嘯風故意調侃她。

“誰說我什么都懂?我自己說過嗎?別給我扣帽子!”水漣漪憤憤不平的反駁。

林嘯風見水漣漪皺起鼻子,伸手在她的鼻子上捏了一下,轉了話題:“才女,你居然還會寫詩,真是看不出來!你在謝府門前念的那首詩是什么?為什么說‘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’?王謝兩大家族盛極一時,怎么會成了舊時?”

水漣漪本想告訴他這是唐代的劉禹錫的詩句,但是轉了轉眼睛,想到根本解釋不清,于是強詞奪理的說道:“再盛大的家族也有衰落的時候,總有一天人去樓空,只剩一個名字罷了!”

“說的也是,不過我總覺得你好像看見了他們的結局一樣,你呀!總是這樣神秘,你到底是誰呢?”林嘯風托起水漣漪的下巴,看著她的眼睛癡癡的問道。

“我是一個妖怪,唔,一個很兇的妖怪!你怕不怕?”水漣漪把尖尖的十指彎做爪形,向著林嘯風煞有介事的揮舞著。林嘯風握住她的嫩白的手指,溫柔的搖頭道:“我不怕,不管你是什么,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!”

“哼,自大狂!”水漣漪聽他如此自信,忍不住潑一盆冷水。不過林嘯風并不在意,只是笑著看她,那神情水漣漪忽而面紅耳赤起來,忙轉過臉去望向車外,不敢再看他。

在林嘯風的眼中升起無限的愛意,嬌羞無比的水漣漪是這么可愛,她直率天真,見多識廣,又是天生麗質,讓人一見便要傾心,不行!以后一定要緊緊跟在她身邊,嚴密注視她的行蹤,否則不知有多少自認為風流瀟灑的人物會找機會接近她,若是她被別人騙走了,那可不妙!想著想著,林嘯風不由自主的把她攬到懷里,水漣漪吃了一驚,不滿的低聲嗔道:“你干什么?被人看見!”

林嘯風把嘴湊到她的耳邊,輕輕地說道:“我忽然害怕起來!”

“你怕什么?你不是什么都不怕么?”水漣漪當然不知道他怕什么。

“我怕你在半路上被別人騙走了,我可就看不見你了!”林嘯風一臉認真的說著。

“說什么呢?你當我是小貓小狗啊,被人能用骨頭騙走!再說,有你在我身邊,兇神惡煞一般,有誰敢接近我,恐怕你一刀便把他給宰了,還能容他騙我?”水漣漪的語氣不無夸張,但也不是信口胡說,一路上不管是在酒店還是茶樓,如果有人盯著水漣漪看來看去的話,林嘯風一定會狠狠的瞪那人幾眼,甚至抽出寶劍放到桌上,直到將那人嚇走為止。

聽她這樣說,林嘯風得意的笑了,這才是最好的結果,最好所有的人都識相,別來招惹水漣漪,否則,他一定會很后悔的!

在路上又奔波了幾天,終于到了會稽。二人先找了客店休息整頓一下,然后悄悄地拜訪了謝安。水漣漪本以為謝安應該是個非常威嚴的人物,一見面才知道,謝安只是個文弱的書生,和和氣氣,沒有一點架子,他的說法和謝道韞一樣,水漣漪不由從心里贊嘆謝道韞的眼光敏銳,頗有政治頭腦。只是可惜,沒看見謝道韞長得什么樣子。

在回客棧的途中,水漣漪不由嘆了一口氣。

“怎么了?你感嘆什么?”林嘯風忙問道。

“我是在可惜,沒有見到謝道韞的模樣,這么有名的人物,居然沒看到她的相貌,實在可惜!”水漣漪又嘆口氣。

“謝姑娘雖然才華橫溢,但是相貌不過中人之姿,你沒見到謝朗嗎?謝姑娘和他的相貌有些相像,當然比他好看一點!”

“對了,她為什么要蒙著青巾?就因為她不是很美嗎?”水漣漪忽而想到這個問題。

“咱們東晉的不成文的規矩,大家的婦女若是見男客,一定要用青巾蒙面,否則會被人恥笑!你不會沒聽說吧?”林嘯風耐心的解釋著,同時也奇怪水漣漪怎么這樣眾所周知的問題也不知道。

“我當然沒聽說過,我又不是什么大家的小姐!什么破規矩!害得我沒見到真人之面!”水漣漪仍然心存遺憾,憤憤不平的抱怨著。

“哦!不過沒關系,以后也許還有機會,說不定等謝姑娘出嫁之時,我們還能來喝她的一杯喜酒呢!只是不知道有誰這樣好運氣,能成為謝家的入幕之賓。”

“我看你們倒是很相配的,你喜歡過謝姑娘嗎?”水漣漪向來愛順嘴胡說,此刻也是如此。

林嘯風不滿的白她一眼,“在建康時,我和她一直是好朋友,那時大家還小,哪里說得上什么喜歡?”

“喜歡也是白喜歡,謝姑娘是要嫁給王羲之的二兒子的,不會嫁給你!王謝兩家聯姻,是東晉的一件大事,謝安可是為侄女千挑萬選才決定的!”水漣漪想到了歷史中寫到的這件事,順嘴說出來。

“什么?你怎么知道?”林嘯風當然奇怪。

“歷史書中寫著的啊!”此話說完,水漣漪才發覺失言,忙用手捂住嘴。

“什么歷史書?哪一本書?”林嘯風更是不知她所云。

“好啦好啦!我亂說的啦,你別當真行不行?”水漣漪怕他再問,一邊搖手,一邊跑到一旁的酒樓上去。

這座酒樓生意興隆,雖不在飯口,但是也有不少人在里面喝酒飲茶,三個一群五個一伙的“清談”,水漣漪知道東晉流行“清談”之風,而且都是談些自以為清高的題目,因此也不感興趣,想找個僻靜的地方坐下。四外觀望,只見西南角處有兩張空桌,旁邊不遠有一個人正在自斟自飲,毫不理會眾人海闊天空的高談闊論。

水漣漪走過去,在一張臨窗的桌前坐下,林嘯風跟過來,坐在她對面。一個服飾潔凈的伙計走過來,問道:“二位客官,要茶還是要酒?”

水漣漪一面四下張望,一面說道:“要茶,要好茶,要最好的茶!”樓上眾人聽得這聲清脆的語音,都不禁轉頭來看,見是一個眉清目秀的書生,又都微笑著扭回頭去,繼續自己的談話。

此刻,那正在自斟自飲的人也在叫伙計:“再來一壺酒!”

那名伙計跑過來,十分為難地說道:“陶先生,你已經欠了好多酒錢了,就少喝一杯吧!”

“酒錢過幾天我就還,你先拿一壺酒來!”那人帶著三分醉意訕訕的說道。

伙計無奈,只得再去拿酒。

不遠處一張桌旁的一個三十歲上下的書生打扮的人扭過頭來,十分不屑的說道:“糊口都難,還要每日飲酒,真是癡人!放著官不做,非要回家種地,自命清高,偏偏囊中羞澀,這筆賬看你何時能還清?”

那自斟自飲的人并不回話,只是長嘆一聲,依然自斟自飲。

水漣漪心中一動,莫非這就是“不為五斗米折腰”的東晉大詩人陶淵明?對了,一定是他!這可是個大腕兒啊!看到周圍人向陶淵明拋去的不屑的目光,水漣漪很為他不平,不由想起了蘇軾評論陶淵明的一句話,為了記這句話,當初還被姐姐罰站了呢!想不到今天能用上!

水漣漪一臉嚴肅的神情,朗聲說道:“欲仕則仕,不以求為之嫌;欲隱則隱,不以去為之高。饑則叩門而乞食,飽則雞黍以迎客。古今賢之,貴其真也!”此言一出,只見屋內數十人的視線均投過來,包括自斟自飲的陶淵明。

小說《笑紅塵之穿越東西晉》 第015章:居然遇見一個大腕兒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穿越種田小說
  2. 宮斗小說
  3. 歷史小說
  4. 校園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