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相公:我有喜了

更新時間:2019-08-21 17:03:52

相公:我有喜了 已完結

相公:我有喜了

來源:幻想書院作者:輕笑生分類:言情主角:秦珂東亭王

主角是秦珂東亭王的小說叫《相公:我有喜了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輕笑生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王爺,你這么晚把小爺請來到底何事?你再不吱聲小爺可要走了,”秦珂懶懶打個哈欠,“困死了。”“你是誰的爺?!”東亭王怒不可遏,大掌一拍,桌子裂成幾塊,茶盞叮叮當當碎了一地。“哎?瞧您這話問的,人家可是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奈何這個美人雖然是她“爹”,卻不欲好好盡一個爹的責任,要弄死她!婦人與侍衛的對話她聽得清清楚楚,她就是他的娃兒沒錯,可是,他為什么要這樣對她呢?鐘云兮非常不解。然而令她不解的還在后面,只見東亭王輕咳了兩聲,侍衛立馬面無表情地抓起她的小胖手,唰地塞進她大張著的嘴巴里!

嗚,她的牙床!喉嚨被爪子堵著,鐘云兮嗚嗚地痛哭著,大顆大顆的眼淚爬滿臉頰。什么都來不及思考,她這會兒全部精力都用在忽略疼痛上面她被侍衛夾在腋下,不僅呼吸不通暢,五臟六腑都被顛簸得移了位,這個擠那個,那個擠這個,簡直受罪死了。

是三十里外的斷崖,她記得很清楚。三十里,那就是十五公里,十五千米,一萬五千米。這馬兒奔馳的速度有多快呢?呼呼地風聲刮得她臉疼,肯定特別得快。

嗯,按照劉翔的速度好了,一秒十米,需要一千五百秒,換算成分鐘大約是半小時。嗯,不對,美人是王爺嘛,王爺家的馬兒豈能差了?肯定比劉翔跑得快,嗯,也許十五分鐘就能到了哦?

可是,三十里地哎,怎么可能十五分鐘就到了?也許是疼痛感將時間延長了,她覺得好長好長時間,馬兒才停了下來。

“這斷崖很深,深到你必死無疑。所以你就順應天命,死了吧!”

侍衛極冷地拋下一句話,緊接著手一松,將她連著褥子一塊兒丟落。直到她變成一個小黑點,看不清輪廓,這才放心地轉身打馬而去。

“你,你們,你們欺負人......嗚嗚......”現在天氣已是初秋,太陽落山之后空氣有些冷。鐘云兮被呼嘯而過的冷風刮得肉都變了形,硬是呼吸不過來,憋得難受。

她,她是在做夢吧?穿越的話,實在太離奇,哪有睡著睡著覺便穿越的?該不會真讓舍友說對了,睡覺睡到死了?她正值大好年華,有大把大把的青春等著她揮霍,一群一群的狐朋狗友等著她玩樂,怎么就穿越了呢?

可是,如果是做夢,這夢未免太真實了吧?無論如何,此時這種瀕臨死亡的感覺,讓她又委屈又恐懼,倒是希望他剛剛給她個痛快,直接掐死她算了。

心里再難受,礙于強悍的大氣壓,偏偏半滴眼淚也擠不出來。

那張冠絕天下的俊臉又浮現在她腦海,面上一點笑意也沒有,冷冷的,像千年寒冰。扔她下來的侍衛也是冷冷的,漠然無情。這都什么人呀?她是個女孩兒怎么了?擋了他們的陰謀不成?伴著死亡的陰影,鐘云兮潛意識里埋下恐懼的種子。

“喀嚓喀嚓喀嚓喀嚓......”身下忽地響起樹枝折斷的聲音,許久,鐘云兮的下落之勢漸緩,最終安然停了下來。

風聲一消,身下便是一穩,鐘云兮此時簡直感激涕零,上叩神明下拜祖宗。哼哼,人品啊人品,幸好她從小不干壞事,不坑不騙,不殺人不放火。這就是她的造化呀,造化!

即便小褥子被刮成一條一條,露在外面的肌膚熱辣辣地流血,她仍舊開心了好久。直到風兒悄了聲,鳥兒回了巢,露水靜靜凝結,這才抵不住困乏,睡了過去。

“咕嚕嚕咕嚕嚕”腹中截截肉腸不時抗議,終于將鐘云兮自夢中喚醒。

伸了個懶腰,鐘云兮很郁悶地發現,她渾身疼得厲害。睜開眼睛打量一下身體,頓時怔了:她,怎么還是個嬰兒?她,難道真穿越了不成?

四周一望,已不是昨晚那個草蔓叢生的地方,而是一間利落整潔的茅草房。房間里什么都有,桌子椅子床鋪燈盞,獨獨沒有灰塵,顯然是個經常住人的地方。

“咕嚕嚕咕嚕嚕”肚子依舊叫個不停,鐘云兮終于惱了,貌似她自“出生”以來就沒吃過東西?那怎么行!這個念頭在腦海一晃,嗓子自發嘹亮地放開,“哇”地一聲哭了出來。

“來了來了。”她眼淚還沒哭出來,門口已經風風火火跑進來一個長須男子。大約四十來歲,額頭飽滿寬廣,眉峰挺出一抹冷厲的弧度,然而下面那雙黑沉的眼睛分明嵌滿柔和的光彩。鼻梁高聳,唇形剛毅,黑黑的胡須垂到胸口。即便她不喜歡帶須男子,依舊不得不承認,這是個美男子。

“寶寶餓了?來,叔叔帶你去吃飯。”俊叔叔小心翼翼地抱起她,向屋外走去。

哎?這美男長得那么冷峻,怎性格寬厚至此?鐘云兮覺得很不搭調,忍不住懷疑他是何方妖怪。

“哇”她要試探試探他。鐘云兮絲毫不怕他著惱,再度將自己扔掉。但是她怕他是妖怪,是心理變態的大叔,是那種要將她養大煮來吃掉的怪人。這三種人,無論哪一種都不會對啼哭不休的嬰兒有耐心。她當然要嚎啕大哭,試試他。

“乖寶寶,不要哭,不要哭哦。”俊叔叔似乎沒哄過孩子,手忙腳錯地擦去她臉上的淚水,憋了半天憋出句:“再哭就不漂亮了。”

啥?鐘云兮呆了,一下子哭岔了氣,給嗆著了。咳了好久后,卻無論如何哭不出來了。心中已經認定,這不是個正常人:不是個未覺醒的妖怪,就是個心理變態!

她一消停,俊叔叔頓時小小舒了口氣,抱著她坐到院子中央。那里有張半人多高的小石桌,桌上擱著一只白底藍花的瓷碗,內盛晶瑩剔透的白粥:“來,寶寶吃飯了,吃完這碗粥肚子就不餓了。”

她是個嬰兒好吧?她聽不懂好吧?真是......啰嗦又嘮叨。

然而她又喜歡這種啰嗦與嘮叨,他生澀的動作與言語讓她感覺溫暖。這樣有個活生生暖和和的人在她身邊,她就沒那么怕了。初臨異界,她很不安。

五年后。

“大叔哇,妞妞餓了,好餓好餓好餓。”日頭明媚,白云悠悠,鳥兒徜徉,正是大好春天。一個頭頂插滿嫩黃野菊的小女孩兒,手中握著支滴墨的毛筆搖來晃去,趴在石桌上拱個不停。

“秦珂大小姐,你一個時辰前才吃了早飯。”不遠處,一個中年美男子在擺弄藥草,頭也不回地答道。

小說《相公:我有喜了》 第2章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玄幻小說
  2. 婚姻愛情小說
  3. 輕松爽文小說
  4. 宮廷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