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靈異 > 秘術之錦先生

更新時間:2019-07-03 10:57:57

秘術之錦先生 連載中

秘術之錦先生

來源:掌文作者:語夜聽瀾分類:靈異主角:吳錦楚楚

小說主人公是吳錦楚楚的小說叫做《秘術之錦先生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語夜聽瀾創作的懸疑推理類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驅邪捉鬼,分文不收;風水轉運,少一分不行;這,就是錦爺的規矩……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韓某人看到了一個身穿紅袍,頭戴紅帽的古代差人,手里提著個白紙燈籠,一瘸一拐的向他走來,所以他忙不迭的迎上去,抱住了那個人的腿。

雖說這個時代,cosplay隨處可見,但是這大晚上的在正陽門下出現這么一個提著紙燈籠的人,確實也是讓人毛骨悚然的。韓某人其實已經嚇壞了,但是他為了活命,已經豁出去了。

林曉在我懷里瑟瑟發抖,不是凍得,也不是嚇得,而是驚的。

"那是正陽門的值班門神,不是鬼,別怕",我安慰她。

"值班門神?"她不解,"是神么?"

"嚴格來說,他也不是神。"

"那他到底是什么?"林曉聲音都有些顫抖了。

"每一座門都有門神,正陽門是北京的正門,自然也是有門神的",我說,"北京城是明朝建的,門神也是那時候請來的,這正陽門有一位正門神,十二位值班門神。明朝滅亡之后,清朝定都北京,接過了北京的皇城龍氣,所以門神都沒有動。后來清朝滅亡,建立了民國,遷都南京,那正門神沒了皇氣,自己就走了,只剩下了十二個值班門神守護正陽門。再后來,天朝建都北京,大鵬展翅一片紅,城墻拆了,只留下了門,十二個值班門神走了十一個,只剩下了這一個。他每天亥時出現,值班到丑時,每次出來的時間都不一定,但是肯定會出現。"

"那他以后會一直守在這里么?"林曉問。

我搖頭,"十二個值班門神都有本體,是當初明朝建城門的時候鎮入城樓中的。城墻拆了之后,城樓幾次大修,那些本體要么被損壞,要么被當做文化糟粕扔掉了,如今只剩下了這一個。凡事皆有定數,物有其生,必有其滅,等到哪天正陽門再徹底大修的時候,那個鎮物如果也被扔掉或者破壞了,那這最后一個值班門神也就不會再出現了。"

林曉明白了,"難怪你讓姓韓的來找他,他是值班門神,那窮鬼怕他?"

我微微一笑,"你說對了,窮鬼最怕門神,尤其是皇城的門神。只要韓某人能挺住值班門神的一頓打,那他就可以擺脫那窮鬼的糾纏了。"

林曉點點頭,轉頭看向遠處的韓某人。

韓某人已經在挨打了。

值班門神拼命想甩開他,一邊甩一邊罵,一邊動手打他。他被打的滿臉是血,頭發也亂了,但就是死死地抱住值班門神的腿,說什么也不放開。

每打一下,他身上就冒出一層黑氣,門神越打越兇,連續幾十拳之后,一個黑影被打出了韓某人的身體,滾到地上變成了一個老頭。這老頭破衣爛衫,一副窮酸樣,七竅流血,面目猙獰,眼睛和嘴大的夸張,夜色下看過去,長得非常駭人。

林曉在我懷里發抖,這次是嚇得了。

"這就是白天老魚見到的老頭",我說,"不過老魚見到的是他的生前相,而不是他的鬼相。"

"難怪你說他會嚇死……"林曉明白了。

"他白天中了老頭的穿心箭,晚上可以直接看到老頭的鬼相",我說,"所以沒讓他過來。"

"嗯!"林曉點點頭,問我,"現在老頭出來了,還要打多久?"

"等到老頭走了,就行了",我說,"值班門神最煩窮鬼,見了必然會打。如果是普通人去正陽門下,根本看不見值班門神,只有被窮鬼纏住,而且運勢極其衰弱的人,才有可能看到他。"

"所以說值班門神打得不是韓某人,而是他身上的窮鬼……"林曉佩服的看著我,"大叔,你真厲害!"

我看她一眼,一指韓某人,"你看,老頭還在猶豫,他是肯定要試一試的。"

林曉轉頭看過去,果然,老頭正圍著值班門神轉,門神不住地怒斥他,他顯得很害怕,但也很不甘心。

轉了幾圈之后,他一聲怪叫,撲向韓某人。

值班門神大怒,迎面一拳砸到老頭面門上,老頭嗷的一聲,捂著臉轉身跑了幾步,消失了。

值班門神一**坐到了地上。

韓某人忍著劇痛,松開值班門神,給他磕了三個響頭,捂著胸口站起來,踉踉蹌蹌的走了。

值班門神消失了。

韓某人臉上的血,跟著也消失了。

我松了口氣,"也是韓某人命不該絕,這要是正打的時候來個巡邏的,他就是不想說話也不行了。"

"那現在沒事了?"林曉問。

"韓某人沒事了,老魚還有事",我拉起她的手,"走,回停車場。"

我們回到停車場,老魚見我們回來了,趕緊下車,"錦爺,怎么樣?"

"那邊沒事了,該你了",我手一揮,"上車,回酒吧!""回去?那現金還在車上呢,送給誰呀?"老魚忍不住問。

"別那么多話,聽大叔的!"林曉說了一句。

老魚無奈,只好上車。

回去的路上,林曉突然想起來,問老魚,"哎,你這現金什么時候取的?我們怎么不知道?"

老魚苦笑,"這哪是取的呀,這是私房錢。"

"私房錢?"林曉笑了,"哎,你年薪近百萬,還用藏私房錢啊?"

"薪水和獎金,我媳婦那都有數;酒吧賺點錢,也是她管著,我這是用了好幾年才攢下的私房錢,一共就十萬……"他無奈的嘆了口起,"錦爺算的可真準,一毛錢也沒給我留下……"

"你要是不愿意,那你留著唄",林曉逗他。

"別,我不留,我要命,活著比什么都好",老魚趕緊說。

林曉看我一眼,"哎,你算出他一共就十萬私房錢了?""我沒算他有多少錢,這是該他破財免災的數",我微微一笑,"許是天意吧,老魚,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,別肉疼了。"

老魚尷尬的笑了笑,"你甭勸我,我想的通,沒事的。"

林曉忍住笑,湊到我耳邊,"哎,你有多少私房錢?"

"我又沒結婚,錢都是我的,不分公私。"

"那你以后娶了媳婦,錢會不會上交?"她又問。

"不知道,看情況吧",我看她一眼,"問這個干嘛?"

她沉思片刻,話鋒一轉,"老實交代,剛才小空姐跟你說什么了?"

我徹底無語了。

女孩子就像貓,你不知道她下一秒想什么,說什么,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,永遠讓你捉摸不透她。

快到酒吧的時候,我拍拍前面老魚的座椅,"老魚,在前面停。"

"哦,好!"老魚趕緊說。

停下車之后,我一指路邊的一個垃圾桶。"把你的私房錢扔進那桶里,要快!"

老魚二話不說,從副駕駛位上拿了紙袋,開門下車,大步流星的向垃圾桶走去。

"哎,你說他看著挺平靜的,心里是不是早就一萬只草泥馬跑過了?"林曉好奇問我。

我瞥她一眼,"草踏馬還差不多。"

她撲哧一聲笑了。

老魚走到垃圾桶邊,想都沒想,把紙袋往里一扔,轉身回來了。

我和林曉都看的很清楚,在他剛才扔的瞬間,那個老頭突然出現,從后面要撲他。但是老魚的錢一扔,老頭見錢眼開,跟著錢撲進了垃圾桶。

老魚躲過了一劫。

林曉終于明白了,沖我一挑大拇指,"哥,你真是厲害!本姑娘心服口服!"

"現在才服么?"我看著外面的老魚。

"切,我表揚你,你接著就是了,干嘛較真啊!"

我笑了,看她一眼,攬過她的脖子,親了她一下。

老魚開門上車,驚魂未定似的,"我艸,心疼死我了!"

林曉趕緊推開我,沖我一使眼色,那意思別讓老魚看見。

我淡淡一笑,"十萬而已,不過就是你一個多月的工資,你認便宜吧。"

老魚點點頭,沖我一抱拳,"錦爺,謝了!"

回到酒吧,我和林曉取了車,跟老魚告別,向雙橋駛去。

一路上,我倆有說有笑,氣氛無比輕松。

可是快到的時候,她突然不說話了,輕咬著嘴唇,眼神也變得糾結起來。

"怎么了?"我問她。

"沒事……"她輕輕地說,"一會到家了,你早點休息。"

"哦……"我明白她的意思,這是又要開始冷若冰霜了。

每次都這樣,我無奈,但我也習慣了。

如果不然,也許我們早就在一起了。

可是我們兩個心照不宣,都守著一個底線,輕易不敢去碰觸。

林曉知道,從昨晚到現在,我們在一起待了二十四小時,如果今晚再跟我一起過夜,那她的防線必將崩潰,所以她必須強忍住內心的感情,逼著自己冷下來。

我又何嘗不是?

很快,我們到了。

我開門下車,她也開門下車,幽幽的看著我,眼神里滿是糾結和不舍。

"后天不用來接我,我自己開車去",我平靜的一笑,"回去的路上,慢點開。"

她沒說話,眼淚在眼睛里打轉。

我沉默片刻,"走了。"

她幾步追上我,從后面抱住了我,"錦……"我強忍著內心的沖動,輕輕掰開她的手,轉過身來沖她一笑,"你留下?"

她含著眼淚搖了搖頭。

我心里疼了一下,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"那還不回去?"她沉默良久,倔強的看著我,"我不會愛上你的!""彼此彼此",我輕輕撫摸著她的臉,湊上去,動情的吻住了她的唇。

寒風里,我們動情的纏綿著,似乎忘卻了時間。

之后,她松開我,叮囑我,"后天上午十點,別太晚了,我等你。"

我點點頭,"嗯。"

她轉身上車,開走了。

我目送她遠去,轉身上樓。

天上的月亮,殘了。

小說《秘術之錦先生》 15 值班門神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未來小說
  2. 虐戀情深小說
  3. 種田小說
  4. 靈異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