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1001次熱吻:傅先生,休想逃

更新時間:2019-07-03 09:30:22

1001次熱吻:傅先生,休想逃 連載中

1001次熱吻:傅先生,休想逃

來源:花生小說作者:孟晚分類:言情主角:傅時珩孟晚

主角是傅時珩孟晚的小說是《1001次熱吻:傅先生,休想逃》,是作者孟晚最新寫的一本現情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人人都道傅時珩是一朵高嶺之花,只可遠觀,她偏想把他摘下來,踩兩腳。傅時珩,跨國總裁,克制禁欲,高冷驕矜,一向冷靜自持。然而卻突然有傳言說,他包養了一個小明星。好友也言:喲,傅總居然也懂得養個小明星玩玩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傅時珩好看的眉頭擰了又擰,邁開修長筆直的長腿走到酒架旁。

取出了一瓶威士忌,又從一邊的玻璃柜拿了一個高腳杯,關好,走到了吧臺處。

傅渃北邁開小短腿跟著,為了維持形象,沒用跑的,所以怎么也追不上,他不由地嘟了嘟嘴。

傅時珩坐在高椅上,傅渃北更是夠不著,攀著椅子爬了幾次沒爬上去,氣的想哼哼,伸手抓住了傅時珩的襯衣下擺。

傅時珩上身前傾,手肘撐在吧臺上,低垂著清冷的眸子瞅向他,開酒瓶的動作,做了一半。

他覺得自己這個兒子,真有夠粘人的。

傅渃北朝他張開雙臂,小小的人兒說的理所當然。

“老爸,我上不去,你抱我。”

傅時珩目光淡淡的,涼涼的。

然而,就在傅渃北已經失望時,他卻彎了腰,結實有力的手臂圈著他。

下一秒,就將他抱坐在了高椅子上。

傅渃北簡直一秒到地獄,一秒到天堂。

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,剛才苦巴巴的,現在就喜笑顏開,抱著傅時珩硬實的手臂不松開。

“老爸真好!”

傅渃北睜著他那雙好看帥氣的丹鳳眼,滿臉仰慕地瞅著傅時珩,越看越覺得心里甜滋滋的。

他這么帥,果然還是有道理的。

自己老爸哪兒哪兒都帥,帥氣的臉,帥氣的身材,胸膛結實有力,抱著他格外有安全感。

怎么就這么好看!

傅時珩沉默地將自己的手臂抽了出來,修長的手指輕輕一用力,酒瓶開了。

結實的手臂微曲,熨燙得體的襯衣拉起褶皺,手腕處的腕表明晃耀眼,慵懶又散漫地倒了一杯酒。

酒瓶放在吧臺上的力道卻有些重,發出不小的碰撞聲。

傅時珩眉頭微蹙,只因為身邊的小人兒不老實地用小手拉扯住了他的襯衣下擺,還卷了卷。

傅渃北看到老爸不理自己,當然不甘心,情不自禁地就又抓住了他的衣服。

看到那明顯褶皺的痕跡,傅時珩削薄的唇一抿。

他的目光泛冷,傅渃北這才反應過來,訕訕地把手收了回來。

“失誤失誤,一時間沒注意。”

傅渃北主動獻上諂媚的笑容,一臉討好地沖著他笑了笑。

他跟自己老爸生活了那么久,自然是知道他的潔癖和習慣,剛才只是下意識的拽他的衣服,沒想惹他生氣來著。

傅渃北乖乖巧巧的樣子,真特別可愛。

傅時珩盯著他看了幾秒,目光才收了回去。

“爸爸,晴阿姨準備了蛋糕呢,你怎么說也要給點面子,不要只喝酒呀!再說,蛋糕總比酒好吃吧!”

傅時珩眉頭稍稍舒展了一些,清俊的臉上卻盛滿與生俱來的冷漠氣息。

他舉起酒杯時,不經意間的搖曳,晃動出點點的漣漪,舉手投足之間滿是清貴和矜持。

“你吃吧!”

淡漠的話夾雜著淺淺的尾音,傅渃北從他的話里聽出來了嫌棄。

他嘟起自己紅潤的小嘴巴,那小模樣,是不樂意了。

“爸爸,我可沒騙你,我可是比較過的。”

“嗯?”

傅時珩眉心驀然一皺,銳利的目光射向自己兒子,沉聲重復著他的話語。

“比較過?”

后知后覺發現自己失言的傅渃北脖子縮了縮,可愛的臉上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。

“爸爸,我好奇而已,只嘗了一點點。”

他伸出小手比劃了一下指甲蓋,以此來表示真的是很少。

他當時只是好奇,所以才嘗了一點,結果辣的他一個勁的咳嗽。

傅時珩依然蹙著好看的眉頭,如神祗一般俊美無鑄的臉蘊含不悅。

“沒有下次!”

這么一個小不點兒敢偷偷的找酒喝,不怕成小傻瓜?

傅渃北把自己的小臉一繃,努力證明自己的嚴肅,半嫌棄又半保證道:“肯定沒下一次,那么難喝的東西,我才不要喝呢!”

傅時珩輕嗯了一聲,磁性性感的聲線頗低,截止了這個話題。

他啜了一口酒,喉嚨滾動著,渾厚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。

時晴端著慕斯蛋糕從廚房出來,傅渃北一眼就瞅見了,想歡呼,立馬壓了下去。

“晴阿姨,放到這兒好了,慢點,小心哦!”

傅渃北其實更想迎過去自己端過來,可惜椅子太高,他行動不便。

“好,謝謝小北啦!”

時晴滿臉笑意,將六寸的蛋糕放在吧臺上。

做的有些大了。

不過之所以會做得這么大,是傅渃北強烈要求的,這小家伙一個勁的說三個人,不夠吃怎么辦?

她看,是他自己想多吃點吧!

時晴本來挺高興的,看著傅時珩搖晃著酒杯,佯裝不悅地把他的手里的酒奪了過來。

“又空腹喝酒,不知道這樣很傷胃嘛,快,先吃點蛋糕。”

傅時珩眉頭微斂。

蛋糕才放下,傅渃北小手就偷偷伸了出去,想捏一個草莓吃,哪兒里知道小手剛探出去,就聽到傅時珩一聲低斥。

“用手,嗯?誰教你的?”

“嗖”地一下,傅渃北小手縮了回來。

他漂亮的眼眸微眨,那長長、卷卷、翹翹的眼睫毛在眼底投下淡淡的剪影。

看上去是挺乖,可話一說出口,本性就暴露了,把鍋甩的遠遠的。

“意外意外,呃,其實,是小叔教我的啦,我一時不察,忘記了。”

“他教你的?”

傅時珩擰著眉頭,俊美的臉龐帶著冷然。

傅渃北心里面直打鼓,不過一想到自己沒說謊,心虛立馬拋到了一邊。

“昂,他說……用什么筷子勺子,多麻煩,直接下手不就好了,非讓我用手……”

傅渃北學著傅明景的樣子,不耐煩的重復他說過的那番話。

說完,那紅紅的小嘴嘟了嘟,粉雕玉琢的小臉帶著滿滿的無辜。

傅渃北傅時珩眉心擰成了“川”字。

在一旁的時晴“噗嗤”一聲笑了,笑得嬌俏甜美。

“你這個小鬼,這話要是讓明景聽到,怕是要揍你了!”

時晴手點了點傅渃北,一臉寵溺。

傅渃北當即不自在了。

晴阿姨怎么能拆他的臺呢,到底跟誰一伙的?

他趁這個機會偷偷的朝著時晴眨眼睛,讓她替他說個好話。

時晴“哦”地一聲,恍然大悟的樣子,拍了拍那精致的小毛衣,漂亮的眼眸中帶著笑意,附和道。

“想想明景說的也對哦,用手也沒什么,用手更方便,反正這里沒有外人。”

說著邊眨動著動人的眼眸,瞅向清冷高貴的傅時珩。

“時珩,你說呢?”

猜你喜歡

  1. 豪門世家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幻想小說
  4. 寵婚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