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懸疑 > 兇案之割裂

更新時間:2019-07-02 15:55:14

兇案之割裂 已完結

兇案之割裂

來源:暴風看書作者:我本是妖分類:懸疑主角:吳明林雨桐

經典小說《兇案之割裂》由我本是妖傾心創作的一本推理懸念類小說,主角吳明林雨桐,內容主要講述:吳明是大四畢業生,但是他對面卻發生了一場命案,本無交集的他卻親眼撞見兇手撕掉封條進入室內,于是在兇手出門后與兇手扭打一起,但卻讓兇手逃離。陳隊長為了封口并且看重吳明特有的分析和洞察能力,讓吳明加入調查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上面是關于羅永雄的背景,雖然不是非常的完整,但是能在那么短的時間收集到這些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了。

羅永雄的背景跟我猜測的差不多,是一個富二代,父親是本地的非常出名的房地產開發商,因為人品好的緣故,我也有聽說過,他的父親在本地是出了名的慈善家,自己成立了一個資金會,專門用來幫助那些困難的人群,外面風評都不錯。

她的母親也是一個大學教師,能力也不錯,在學校擔任副校長,一般來說,父母是孩子的榜樣,他有那么好的父母,為什么他會這個樣子呢,每天混跡于各種酒吧,勾搭各種美女不務正業。

我看了一下他在校期間的記錄,他學的是廚師專業,但是畢業之后一直都沒有工作,看到那個廚師專業的時候,我下意識看了一下他指間的繭子。

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的目光,下意識把手放在了后面,阻止了我繼續看下去的沖動。

“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你,麻煩誠實回答一下,你為什么不工作?”他在校的成績還是不錯的,雖然不是那種數一數二的學霸,但是也是在前十以內,也就說他在校期間的時候,是一個好孩子,但是為什么剛出來幾年就變成了這個樣子了嗎,這其中肯定有原因的。

他攤開手,輕笑了一下,滿臉的嘲諷說道:“你們是在看我的資料吧,那應該知道我不缺錢,既然我不缺錢,我為什么還要工作?”

這話可信度百分之零,太敷衍了,不過也可以得知,這個人習慣說謊,謊話張口就來,越是這樣子的人,犯罪的概率越高。

“看你指間的繭子,應該是很喜歡當廚師吧,而且你大學學的專業也是廚師,為什么不當呢?”

他見我已經知道他手里的繭子了,也就不再藏了,放了出來,將它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,然后跟我說道:“沒錯,我確實挺喜歡當廚師的,你不知道殺魚的時候,那種**,一刀下去……”他忽然沒有繼續說下去,不知道什么理由。

一聽到他說一刀下去的時候,我就想到了林藝哲的死,一下子就被打死了,很相似。

“繼續啊,為什么?”我催促道。

他看了一下我,然后笑了笑,說道:“我有權利拒絕回答。”

我氣的胸疼,這小樣對法律這一塊還挺熟的,“你的確是是可以不說,但是這樣子做只會讓你的嫌疑加深,對你沒有什么好處。”我試圖想要忽悠他,讓他乖乖聽話,但是這小子比我想象中的聰明多了。

“清者自清,我不怕,但是我最后還得想要警告你們一下,你們最好對我客氣一點,不然我出去了,絕對有你們受的。”他已經那副不可一世的樣子,真以為錢能解決一切問題。

還沒等我出口,在一旁的陳隊就忍不住了了,他想要動手,但是抬起來的時候就被李瀟瀟阻止了。

“老大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李瀟瀟還是挺怕羅永雄搞事的,畢竟他的身份不簡單,如果真找記者的話,是一個非常麻煩的事情。

“婷姐死的那天晚上你在干嘛?”我繼續問道,多掌握一點信息,總是好的。

羅永雄非常的不耐煩,看著我的眼神滿是厭惡,不過我也沒覺得有什么,他看我的眼神滿是歡喜,那我才害怕呢。

“其實說了對你好處很大的,例如說好了之后,也許就不是懷疑對象了,這個討厭你地方你也不用來了,但是說不好的話,你知道的,我們有權利扣押你七天。”

羅永雄聽到我這么說之后,有點猶豫了,低頭思考,估計是在想要不要說。

見此,我乘勝追擊,趁熱打鐵,繼續說道:“我覺得吧你乖乖說比較好,又不是要你幾塊肉,也不是要你幾百萬,你只有張口說話就可以了,又沒有什么,就像你說的,清者自清,但是你不證明自己是清白,我們怎么知道你是清白的,空口無憑,我們怎么相信。”

羅永雄動了動嘴巴,然后看了一下李瀟瀟不知道他在電工什么,忽然就開口了,“那天我在SKY酒吧里面泡妞呢,里面很多人都認識我,你們可以去找他們證實一下,我說的沒有問題。”

SKY里面都是一個幫一個打掩護的,要是SKY的人說真話,也許他們早就找到兇手了,所以羅永雄給了我一個虛無的證明,沒有任何的可信度。

我看了一下羅永雄,是個老油條了,這么問下去,估計也不會得到什么有用的線索,也就不想浪費大家的時間了,于是轉頭對陳隊說道:“放了他吧。”

陳隊瞪大了眼睛看著我,感覺不可置信,可能覺得我在搞事吧,叫他捉羅永雄是我,但是剛捉到說放的人也是我,他不生氣才怪呢。

但是我也不想這樣啊,誰知道羅永雄是個老油條呢,怎么問都不說,既然對方都那樣了,還不如假裝相信他的話,讓他以為自己不在嫌疑人范圍內了,他以后做事也不會處處拘謹,沒有處處拘謹的話,那他的漏洞也會越來越多,找到證據也就不難了。

“你在逗我?”陳穆星看著我,眼睛里面都是火,看樣子是真的非常生氣了,對此我表示也是十分的無奈,我不想這樣的。

“不是老大,他真的沒有問題。”我說著跟他擠眉弄眼的,示意他。

陳穆星貌似知道了我想要干什么于是就嘆了口氣說道:“走吧。”陳穆星說著就有人上前把他的手銬解了下來。

羅永雄看了我一眼,眼睛里不知道是什么情緒,非常的復雜,就在他轉身走的時候,陳穆星幽幽的對他說道:“不要告訴媒體,也不要找事,不然這里還有七天歡迎你。”

羅永雄沒有說話,擺擺手,這點他還是了解的,畢竟看著也不笨。

羅永雄走后,陳穆星也按耐不住了,他轉身,眼睛你冒著火,非常的生氣對我說道:“你知不知道因為你這個樣子,我們已經打草驚蛇了,剛捉了又放,你什么意思?逗我們玩呢?”

他非常激動,說著說著就拎起我的脖子處的衣服。

我不太喜歡別人這樣子,于是一把的推開他,陳穆星還是知道分寸的,沒有來真的,所以餓輕輕一推就把他給推開了。

我整理了一下我的衣領,盡量讓他看起來干凈整潔一點。

“羅永雄剛剛的樣子你們也是見過了,他就是一個老油條,我們這樣子對他沒有任何的用處,他不會告訴我們一點事情,既然如此,那我們為什么還要浪費彼此的時間?”

“算了就這樣吧。”陳穆星對我很失望的樣子,嘆了一口氣。

對此,我表示也是非常的無奈,我也不想這個樣子啊,但是那又怎么樣,事情就發展到這個地步了,我們只能繼續往前,不能退后。

“以后先考慮到事情的后果,再叫什么做”李瀟瀟白了我一眼,語氣里充滿了不爽。

“我……”我也有點生氣了,弄得好像所有都是我的錯一樣,我是提議了沒錯,但是他們做事不經過腦子嗎?我提議他們就去做了,那我叫他們去殺人放火他們是不是也去啊?簡直了。

“好了好了,別爭了,這個樣子吧,出于安全考慮,你們兩個身份在SKY那邊已經完全暴露了,那你們就不要去SKY哪邊調查了,那邊交給我們就行了,然后林藝哲還有林雨桐她們的共同點除了殺害方式是一樣之外,還有姓氏也是一樣的,林藝哲的身份我們沒有頭緒,但是我們可以從林雨桐的身上下手,你們就去調查林雨桐的身份,看看能不能從中得到林藝哲什么信息可以吧,她們的背景就交給們了行嗎?”

我想了想,覺得沒有什么問題,把她們兩個人的背景整理出來,對于整個案件的幫助也是很大的。

李瀟瀟沒有什么問題,她聳聳肩,看看我,意思是隨便說我。

“好吧。”我答應,因為我沒有了理由拒絕。

“地點梅坊村,那是林雨桐的老家,你們可以過去看一下,我還有點事先走了,你們有事可以隨時打我的電話。”陳穆星說著比了一個大電話的手勢就揚長而去了,剩下我跟李瀟瀟大眼瞪小眼,當然我是小眼的那個。

梅坊村離我們這里蠻遠的,一百多公里左右,我那個小破車開的話,需要開兩個多小時。

雖然李瀟瀟有點看不慣我,但是也沒說什么,一路上相安無事。

我們是早上出發的,到達梅坊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,可能是因為農村沒有遭到開發,環境污染的原因,空氣質量特別的好。

一下車,聞到那清新的空氣,感覺整個人都脫胎換骨了一樣,精神氣爽有活力,特別的舒服。

今天天有點陰,天空烏黑一片,看著快要下雨了。

梅坊村特別的落后,一進去路是黃土的,坑坑洼洼的,再走進去一點就看到村子了,望眼看去全都是瓦片房,他們正準備進去的時候,有一個老人走了過來。

小說《兇案之割裂》 第19章 文件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種田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未來小說
  4. 神仙妖精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