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穿越 > 樂聲入風漫九重

更新時間:2019-07-02 15:49:37

樂聲入風漫九重 連載中

樂聲入風漫九重

來源:暴風看書作者:奔跑的馬夾分類:穿越主角:陳天樂歐陽芳

精品小說《樂聲入風漫九重》由奔跑的馬夾所編寫的穿越類型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陳天樂歐陽芳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一屆音樂鬼才穿越到古代變成了瞎子,誰成想都瞎了還有人覬覦美色。 陳天樂:我是個有原則的人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不用你護,可別忘了,現在我亦有元力在身了。”陳天樂輕翻白眼。

“就你那點武者修為……”林允冷笑一聲,正待開口嘲諷,抬頭卻正望見陳天樂眼中懇求的神色。

“你先帶小春回去吧,我自行前往。”陳天樂嘆息一聲,舍下林允、小春便走。

林允柳眉倒豎:“你手無縛雞之力,去藏金樓豈非飛蛾撲火?你在此等候,我去叫靈兒出來,有她這公主在側,量那劉金虹也不敢有何不軌舉動。”

陳天樂微笑不語,他自然也能夠想到此環,可他與陳靈還不甚相熟,若能借林允之口,那自然是再好不過。

“有勞了。”陳天樂向林允施施然行了一禮。

林允默然,自她結識陳天樂以來,見過的大多是陳天樂無賴的模樣,如今見陳天樂如此彬彬有禮,心中反倒有些不悅起來。

只是她此人絕不會將心中話語說給旁人,因而瞪了陳天樂一眼便拂袖而去。

有林允勸說,陳靈自是無甚不可,一旁小春早早叫來了陳靈隨行馬車,四人一道上了馬車,絕塵而去。

馬車上,林允眉頭大皺,她對劉金虹此人不算了解,但只從傳言推斷,此人必是心狠手辣之輩,否則也不可能僅僅因為一點小事便派人刺殺陳天樂。

她心中分外擔心,反觀身旁陳天樂倒是波瀾不驚,似乎還未想到自己可能遭遇的險境。

林允見狀氣急,凝視陳天樂半晌,驀然開口道:“過來。”

陳天樂本正望著窗外風景,聞言轉過頭來,笑道:“你叫我?”

林允冷聲道:“難道是叫小春嗎?此行兇險萬分,雖有公主在側,但還是早做些準備為妙。”

“能做什么準備,難道回褚家將家中高手盡數調出,浩浩蕩蕩前去平了藏金樓不成?”陳天樂玩笑道。

他對劉金虹倒是不甚擔心,此事自是不難推斷。

劉金虹乃陳生機私生子,其追求的無非就是儲君之位,進而繼承皇位。

這種時候,他或許會在陳靈面前動些小聰明試探一二,但卻絕對不敢在陳靈面前動手。一旦陳靈回到陳生機身邊吹噓一二,劉金虹不但立儲無望,說不得還要丟了藏金樓這家底。

退一萬步講,就算劉金虹殺人滅口,破釜沉舟將陳靈坑殺在藏金樓,可別忘了陳靈身邊還有一個身手不凡的林允。

林允保不住陳天樂這幾人,逃命卻是不成問題的,將消息傳出后,劉金虹也只能吃不了兜著走。

可陳天樂不擔心,卻不代表林允不擔心,不知為何,她竟有些不忍心令身邊這終日沒個正行的未來樂師去赴死。

“禍福難料,我教你一招,危急時刻,你可用這手段來保護自己。”林允定了定神,向陳天樂微一招手。

“好啊。”陳天樂雙目大亮,想不到竟有這意外之喜,他自是歡天喜地。

“靈兒,你吩咐車夫將車趕得慢些,我們需要點時間,一炷香應該便夠了。”林允道。

“好。”陳靈雖頑皮,但亦是明白事情輕重緩急。

安排妥當,林允向陳天樂輕聲道:“聽好,這是武者最基本的招式,但若是你練至大成,日后就算是成為一流高手,還是能夠以此手段對敵。”

言罷,她將招式的原理細細講述了一遍。

陳天樂恍然,林允傳授的招術并不難理解,無非便是將體內元力集中在手掌上凝成刃狀,登堂入室后,開金裂石亦非難事。

只是,這招術卻需要武者對元力的掌控達到一定境界,對剛剛入門的陳天樂來說依舊是有些難度。

陳天樂修煉片刻,自是不得要領,他本身亦是大為無奈,他的元力如今還太少,根本無法覆蓋整個手掌。

“既是無法覆蓋手掌,不妨便將元力集中在指尖上,關鍵時刻自能夠救你性命。”今日的林允一反常態,對待陳天樂竟是大有耐心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陳天樂微微一笑,冰藍元力匯聚于指尖之上,慢慢化作一根尖針。而后,他將手指向馬車車廂一刺,頓時將那厚實木板刺了個對穿。

“千萬記住要領,前方就是藏金樓了。”林允細細囑托。

陳天樂望著林允怔怔出神,后者說了些什么,他已一概不知了,只是望著那不住張合的兩片紅唇,他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,直欲輕撫。

“你找死嗎?”林允手中匕首再次抵向陳天樂喉嚨。

唉,果然還是一樣的,自己怎么會有這樣奇怪的想法。陳天樂當下連忙告饒,暗地里留了個心眼。

藏金樓中,紅娘已受盡拷問,在被擒之時,她便失去了所有方寸,面對嚴刑拷打,她除了痛哭流涕外,再無其余招架之力。

“再給她一夜時間,若是她再不肯說,挖了她雙眼,若她明日還不說,卸她兩條腿。”劉金虹冷笑著對身邊手下吩咐。

“不要,不要,饒了我,饒了我,劉掌柜,真不是我做的!”紅娘聞言大驚,哭鬧著向鐵牢口爬去,雙臂牢牢抱住劉金虹左腿。

“滾。”劉金虹一腳將紅娘踹開,“給我打。”

正待吩咐手下繼續折磨紅娘,忽有一手下快步步入鐵牢,在劉金虹耳邊低語了一番。

劉金虹怔了一下:“陳靈?那丫頭怎么又來了,身邊還有誰?”

那手下撓了撓頭,道:“除了兩個女子外,似乎還有一個瞎子。”

“瞎子,莫非又是那個陳天樂?”劉金虹在心中暗罵一聲,負手走出鐵牢。

“劉掌柜,別來無恙啊。”剛剛聽到腳步聲,陳天樂便微笑開口。

果然是這個瞎子,上次沒殺了你,算你命大。劉金虹心中厭惡,臉上卻不動聲色,仍是笑盈盈地拱手答理。

眾人坐定后,劉金虹輕笑道:“陳公子,大家都是熟人了,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。”

“痛快,跟劉掌柜這樣口直心快的人交往,當真是叫我好生舒服。”陳天樂皮笑肉不笑地道出此言,而后問道:“聽聞劉掌柜拘了鐘燕樓老鴇紅娘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原來是沖著這事來了。劉金虹心中透亮,念及當日他擒了紅娘并不是什么秘密,只得開口承認:“沒錯,確有此事。那老家伙下藥毒害于我,我料想定是受人指使,因此便拘來府中問上一問。”

“如此,劉掌柜可問出什么了?”陳天樂道。

“這老家伙骨頭硬得很,無論我如何嚴刑拷打,她皆是不曾吐出一個字。”劉金虹扼腕嘆息。

“嚴刑……拷打?”陳天樂登時恨得牙癢癢,也不知紅娘受何嚴刑了,莫不是斷手斷腳,烙鐵加身?

“怎么,這老家伙是陳公子的朋友?”劉金虹故作驚訝

事實上,他早已打聽清楚了陳天樂便是出身自鐘燕樓,只是他卻不信,陳天樂會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老鴇來到藏金樓。

莫非,他還有什么別的企圖?劉金虹牢牢盯著陳天樂,試圖從后者的臉上找到一絲破綻。

可事實卻讓劉金虹有些失望,陳天樂始終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淡然神色。

“那倒不是,只是當初我在鐘燕樓時,這老鴇時常拖欠工錢,細細算來,竟是欠下了我數百兩銀錢,實在是叫人恨入骨髓。”

陳天樂當然不會傻到將自己的心思和盤托出,只得編了個瞎話,試圖蒙混過關。

劉金虹卻笑了,他略一擺手,道:“陳公子拜入褚家作客卿,還會少了這百兩紋銀?”

末了,他又在心中補充了一句:說出來鬼都不會相信。

“不爭饅頭爭口氣,我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,不如劉掌柜便賣我一個人情,將此人交給我,如何?”陳天樂道。

人情?你有個鬼的人情。

劉金虹為難道:“此事卻是有些難辦了……”

“劉掌柜,您在稍微考慮一下。”陳天樂摸索著站起身子,將手掌輕拍在桌面上。

“對不起陳公子,真的不可以,這事關在下的身家性命,實在是馬虎大意不得。”劉金虹略一攤手,滿面歉然。

“既是如此,我也只能告辭了。”陳天樂嘆了口氣,做了個拜別的手勢后,對一旁的陳靈道:“靈兒,你可愿陪我玩樂幾日?”

陳靈愣了一下:“玩什么?”

陳天樂也不再理睬劉金虹,只是對陳靈笑道:“這幾日我手有些癢癢,非要賭上幾把不可,只是我賭技不甚高超,只能讓你陪著我替我壓陣了。”

“好啊陳哥哥,你要靈兒陪你幾日呢?”陳靈心思玲瓏,片刻便領會了陳天樂話中之意,與他一唱一和起來。

“至少兩月吧。”陳天樂滿不在意。

劉金虹立時面色鐵青,自從上次他與陳天樂賭過后,已自認在賭方面不是陳天樂的對手,藏金樓中其余人等更不必說。

若是陳天樂連續來這藏金樓賭上兩月,藏金樓豈不是要被他生生拖垮?

別說是兩月,甚至半月,藏金樓可能都支持不下來。

“呵呵,陳公子言重了,不就是一個老鴇嗎。來人,快將那紅娘帶來,交給陳公子處置!”

小說《樂聲入風漫九重》 第17章 再入藏金樓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古代小說
  2. 懸疑小說
  3. 貴族小說
  4. 修仙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