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滄海流霧

更新時間:2019-06-26 16:04:36

滄海流霧 連載中

滄海流霧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煙落如夢分類:仙俠主角:徐文宣流螢

小說主人公是徐文宣流螢的書名叫《滄海流霧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煙落如夢寫的一本仙俠奇緣類型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她與他一見鐘情,互生情愫。他贈與她‘流霧’私定終身。怎奈兩界殊途,千阻萬隔。先有‘噬魂’抹去記憶,后有月老喂‘忘情’、綁紅線,又有道人誓要降妖除魔,經歷千辛萬阻,她與他能否改寫三生石?最后能否攜手此生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開門的是徐翊。

徐文宣聽見開門的聲音坐起了身子,沖著徐翊大鬧,“我都說了誰都不見,誰讓你開門的?”

“文宣兄,從今天天亮以后你這是突然怎么了?幾天不說話,這一說話就跟吃了炮仗似的呢?”袁曄端著茶碗走向徐文宣,“來,喝點水,去去火氣。”

“不喝不喝,”徐文宣說著站起了身子,“啊,也對,徐翊,你怎么會聽我的,你是我爹派來盯著我的是不?”

“少爺……我……”徐翊很是為難。

袁曄也搖搖頭,“突然哪來的這么大的火氣?”喃喃自語。

“你不聽我的,我自己來。”徐文宣說著就要伸手關門,抬眼看見了立在門外的蘇憶晚。

蘇憶晚略顯尷尬的站著。

“是你?”徐文宣的手停了下來,愣住了。

“憶晚見過徐公子。”蘇憶晚說著行了短揖。

“你就是蘇憶晚啊。”徐文宣顯得不屑。

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徐文宣語氣很是不耐煩,說著就轉身進了屋子坐在了桌子旁,也不看蘇憶晚。

“你……”竹桃剛要說些什么,被蘇憶晚一把拉住了。

“不要沒規矩。”蘇憶晚小聲對竹桃說。

“可是小姐,他這是什么態度嘛?”竹桃氣不過。

蘇憶晚用手在嘴唇做了一個閉嘴的手勢,竹桃乖乖低了頭。

徐翊心想,老爺這是給少爺吃了什么?

“蘇小姐,請進。”徐翊走上前去,伸手做請,示意蘇憶晚進門來。

蘇憶晚拉竹桃跨進了徐文宣的門,從她剛看到徐文宣的那一瞬,她的心就開始砰砰的跳。

“那蘇小姐,翠兒就在這門口候著,您有什么事情就招呼我。”翠兒說著給蘇憶晚行了禮,就在門外站著了。

“蘇小姐,我是少爺的家侍,小的徐翊,這位是少爺的師兄,袁曄,袁公子,暫時沒什么事情的話,我也門外候著去了。”徐翊說著。

“行行行,哪那么多廢話,快出去吧。”徐文宣說著對徐翊擺擺手。“順便把門給我關上。”

“憶晚見過袁公子。”蘇憶晚說著也給袁曄行了短揖。

“不敢當,不敢當。”袁曄紅了臉。

竹桃也跟著蘇憶晚行了禮,而后站在屋里的門邊也候著了。

“蘇小姐,你坐。”袁曄說著幫蘇憶晚拉了凳子。

“有勞袁公子了。”蘇憶晚說著坐在了徐文宣身邊,此時的她兩頰緋紅。

徐文宣一個胳膊放在桌子上,手托著臉看向里面,根本就沒看蘇憶晚。

蘇憶晚趁著袁曄轉身的空,迅速把藥丸扔在了眼前的茶碗里。

“徐公子,喝點水?”蘇憶晚起身,斟了水,端著茶碗遞給徐文宣。

徐文宣頭都沒回,袁曄責怪他,“你今天這是怎么了,你的禮數都哪去了?徐小姐還給你端著呢?”

徐文宣沒好氣的回頭,一把抓過茶碗,一飲而盡。

“這下你們……”沒等徐文宣說出后面的話,便順著桌子倒了下去。

“啊!!!”蘇憶晚驚慌失措。

袁曄一把抱起徐文宣把他放到床上。

“徐翊,進來!徐翊!”袁曄大喊著徐翊,徐翊推門而入,后面跟著翠兒。

“徐翊,快去通知老爺,快跑!“徐翊聽了袁曄的話來不及多想,飛奔去會客廳。

蘇憶晚的眼淚止不住的流,她感覺是自己害了徐文宣,為什么要聽那個黑衣男子的,自己是被什么迷了心竅?

“小姐……“竹桃輕輕叫著蘇憶晚,可是蘇憶晚卻似聽不到。

而后的蘇憶晚精神恍惚,不知道怎么回的家,依稀記得徐文宣的屋子里涌進來很多人,她好像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蘇憶晚食之無味,夜不能寐,竹桃怎么和她說話她也不理。

就這樣蘇憶晚過了度日如年的三日……

“小姐,小姐?”竹桃輕輕叫著蘇憶晚。

蘇憶晚依舊精神恍惚。

“小姐,徐家來人了。”竹桃試探著跟蘇憶晚說。

蘇憶晚微微轉了頭,“徐家……來的人,說了什么?”聲音無力。

“徐家來人,說請小姐過去一敘。”竹桃輕言。

“啊。”蘇憶晚輕輕啊了一聲,攥了攥拳頭,她怕徐家要退親,可是退親應該是找爹爹的,蘇憶晚內心惴惴不安。

“竹桃聽說是徐少爺醒了,他……找,小姐您。”竹桃小心翼翼的說著。

蘇憶晚突然站起了身,“啊,等下,等下,你說,文宣醒了?”

“是,小姐。”竹桃答。

“你先去回話我跟他回徐宅,等我整理一下,稍后過去。“蘇憶晚的眼神里突然有了光。

“還好,還好,文宣,你要真有個三長兩短,你可叫我怎么辦?“蘇憶晚喃喃自語,喜極而泣。

徐宅……

翠兒引著蘇憶晚進了西院,剛過假山,蘇憶晚就一把被徐文宣拉了過去。

沒等蘇憶晚反應過來,就被徐文宣抱在了懷里,她的心劇烈的跳動,像是要跳出了胸口般。

蘇憶晚并沒有掙脫。

“憶晚,憶晚,你可知道,這些時日不見,我甚是想念。“徐文宣說的如此動情。

蘇憶晚覺得事情來得太過突然。

徐翊在走廊下意識捂住了眼,輕聲自語:“老爺這是給少爺吃了什么,先是瘋了,這又傻了?“

“文宣。”蘇憶晚輕輕叫了下徐文宣,想要試圖脫離他的懷抱。

“憶晚,再也不離開我了,好么?答應我。”徐文宣語氣溫柔。

這樣的徐文宣是蘇憶晚不曾見過的,她無暇顧及其他,她沉浸于這份溫柔,“好。”

徐文宣拉著蘇憶晚沿著西院的廊橋漫步,“憶晚,我父親同意我們的婚事了,怎樣,開心么?”

蘇憶晚有些茫然,同意?不是早就定了兒時的婚約。

“文宣,我當然開心啊,還有兩個多月,我就能成為你的娘子了。”蘇憶晚紅了臉。

徐文宣停下腳步,“憶晚,你紅了臉也這么可愛。”徐文宣說著用手捏了下蘇憶晚的臉。

蘇憶晚害羞的低下了頭。

“我都沒眼看了。”徐翊在假山旁撇撇嘴,小聲嘟囔。

天色漸晚,蘇憶晚示意徐文宣自己要回家了。

徐文宣很是不舍,“憶晚,不走不行么?”

“這……”蘇憶晚為難,“文宣,我們還沒明媒正娶,對于禮數,恐怕不好。”

徐文宣不由分說抱住了蘇憶晚,“那,憶晚,答應我明日過了辰時你就過來好不好,你要不來我就去找你。”徐文宣語氣撒嬌。

蘇憶晚又開心又緊張,“好,文宣,我答應你。”

蘇憶晚覺得幸福來得有點太突然了。

小說《滄海流霧》 第十五章 心不由己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歷史小說
  2. 穿越種田小說
  3. 情有獨鐘小說
  4. 江湖恩怨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