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重生 > 明月歸人來

更新時間:2019-06-26 11:04:12

明月歸人來 連載中

明月歸人來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婆婆紗分類:重生主角:迦陵蕭冽

主人公叫迦陵蕭冽的小說叫《明月歸人來》,是作者婆婆紗傾心創作的一本重生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迦陵穿越重生到華國,表哥要開茶樓?那市場調研寫了么?定位報告有么?經營計劃書有么?有VIP卡么?沒有,那我來給你寫!神捕要破案?死者是情殺?仇殺?還是財殺么?為何死者死法細思極恐?沒事,我來助你破案!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重生的意義在哪里?如同《夏洛特煩惱》里的夏洛一樣,(迦陵前世所看的一部電影)他重生的意義是為了“珍惜”,那么迦陵穿越重生的意義又在哪里呢?

人的一生,匆忙而短暫,絕大多數沒弄明白人生是怎么回事時,便已結束,比如迦陵在最好的年齡,因意外來到這個世界,給了她重生的機會。

每個人都希望活下去,很好的活下去,雖然站在整個人生的戰略高度來說,迦陵此時并不知道,她重生的意義是什么,但是從戰術的角度來說,她卻非常清晰的知道,如何更好的活下去。

她清楚的給自己規劃,

明道:1、走仕途,考慮到自己身份的特殊,所以不能太過于明面上的,那么只能背后操作,所以可以去權臣家做智囊,算是仕途一種,即具有一定隱秘性,也相對比較安全;

2、走商途,也和前世經歷有一定相通之處,又有迦父這層淵源,應該比較順暢,待到積累一定財富后,可以考慮舉家尋一島;找一處良田美地居住,如同鹿鼎記里的韋小寶,攜美眷落一島上,逍遙自在。

暗道:劫富濟貧,依然發揚“玉面小飛俠”的俠義,仗劍江湖,快意人生。

迦陵邊想事邊在書架上找書,只聽門外米蘇道:“公子,用膳時間到了,夫人讓您去膳廳就餐。”

迦陵因才吃冰糖雪梨羹不久,所以并不覺得饑餓,所以讓米蘇去膳廳推辭了去。

又私下讓米蘇拿幾塊芙蓉酥至書房,焚上月麟香,再讓餅干泡了一壺松蘿,便拿起書仔細看來。

午后,暖陽微醺,疏影斜橫,丫鬟們在院子里曬著陽光打著盹。

葉盛步入院中便看到此中光景,抬頭向前看,便看到四個字“細雨聽風”,便知這是迦陵的書房,于是輕抬步伐,進入書房。

只見迦陵斜靠椅上,正在聚精會神的看書,倒沒發覺有人來。

葉盛看著這個表弟,瘦弱少年,白皙肌膚在陽光下幾乎成了透明,清晰的唇線,粉色的唇珠,一副勃勃生機的少年面龐。

不覺笑了笑:“表弟真是好勤奮,不用膳食,一心只讀圣賢書啊。”

迦陵方抬頭一看是葉盛:“表哥笑話了,小弟不才,也只是在看看閑書而已。”說罷,便把手中書,丟于一旁。

喚來餅干,問道:不知表哥愛喝什么茶?我這便讓人給你泡一壺來。

“聽聞江城盛產一種名茶,我們葉家在金陵茶樓每年也只能特供10斤的“虎丘茶”,還需6斤進貢給皇家,據說多年前,蕭皇喝后盛贊色味香韻,無可比擬,乃天下第一茶。

這余下4斤也極其珍貴,分到我處,不過8兩而已。而這虎丘茶,也是表弟家虎丘茶園才產,所以為兄倒是想喝一喝表弟家這傳家之茶”葉盛打趣道;

迦陵聽罷便讓餅干去耳房內屋箱中取來茶,讓米蘇自水房里取水以炭火煮沸用壺泡之,拿杯沏上,雙手遞給葉盛:

“表哥久居金陵,帝都物資豐饒,豈是我們這小城可比擬,這茶,平時我也甚少喝,因茶氣濃郁,而表弟我自幼身體較弱,怕經受不住這茶氣,所以在你們眼里的好茶,在我這反不受用了”。

葉盛接過迦陵的茶,細聞一番,只覺這香味似乎與平時在帝都浸泡有所不同,如何不同又說不上來,于是便啜一口,只覺茶水清冽,多了一絲甘甜。

不覺好奇道:果然不同,這是為何?

迦陵微笑道:因這茶湯不同,這水,不是江水,也不是雪水,而是我迦家虎丘的泉水,泉水取來,封閉沉淀3年,雜陳之物盡除,方可能用。

所以你喝起來會覺得多了清冽和甘甜之感。

葉盛詫道:江城迦家果然名不暗盟傳,在這喝茶方面,倒是把我們葉家給比了下去了。

哈哈,表弟,這茶甚好甚好啊!

“我迦家本來就是茶農出身,祖上雖然是依靠“香”獲得皇商之名。

如今隱在江城,卻靠太爺爺眼光獨到,識得這虎丘寶地,當年以3000兩紋銀獲得這虎丘,說起來他老人家甚是了得啊”。

迦陵臉露崇拜之意,想到前世也是喜茶一人,而這異空大陸由于生態環境好,所產之茶品種之多,品質之好,乃前世遠不能及也。

加上迦家世代都以茶為商,倒是讓迦陵喝盡了這世間好茶。

葉盛見迦陵雖然年幼,從詩會上便見識了其談吐不俗,不想這少年談論這茶事,更是別有一番神采,白皙面龐,眼神靈動。

想來在金陵,青年才俊風流人物葉盛自是見了不少,但他依然被眼前這少年所驚艷,這番好顏色,自身十足養眼。

兩人在書房,喝茶閑聊一番,由最開始的生疏,逐漸有了一絲熟悉,迦陵前世就是做策略顧問,所以交流溝通表達皆是所長,那份獨特的氣度和表達方式,侃侃而談,無畏無懼。

著實讓葉盛感到實屬罕見,這也是為什么他見了帝都的好男兒,也無一能勝出之原因。

葉盛因自幼生在金陵四大家的葉家,所以這大家的人情世故紛紛雜雜的,倒是培養了沉著溫和的個性。

加上十八歲便開始接管葉家部分家業,走南闖北,見識也甚是了得。

而迦陵雖然滿腹兩世的學識經驗,但苦于年齡和身份限制,無法外出闖蕩,而對這個世界的了解,也僅僅從書中和身邊人獲知。

所以知道葉盛經歷后,倒是非常渴望與之多交流,故二人相談較歡,絲毫未因相差五歲而有隔閡。

一晃這半日便消去,晚膳時間已至,迦陵午膳未食,雖然下午吃了點芙蓉糕,但是茶水消食,故早有餓意。

于是在米蘇的提醒下,二人便前往膳廳就餐,飯后茶歇,又閑磕了家常,葉盛便告辭前往西院住下。

迦陵也回東廂,洗洗漱漱后,便臥床看起了天物奇人逸事志,看到亥時,有點眼酸頭漲,便讓米蘇熄燈臥床睡去。

自此,葉盛便暫時在迦家住下,同時也開始了他在江城的商業版圖。而迦陵也經常跟著葉盛出入,二人感情也越發親厚起。

小說《明月歸人來》 第五章 書房會談 相識相知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種田小說
  2. 耽美小說
  3. 修仙小說
  4. 靈異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