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得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我的夫君是仙尊

更新時間:2019-06-11 14:58:42

我的夫君是仙尊 連載中

我的夫君是仙尊

來源:花生小說作者:高貴先生分類:仙俠主角:玄北忘笙

獨家完整版小說《我的夫君是仙尊》由高貴先生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玄北忘笙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從我修成人形以來,就一直生活在一條黑漆漆泥鰍的魔爪之中。到后來才懂我是多么的沒見識,昆侖山望天閣住的是川冥仙尊,是一條修煉了整整十萬年的黑龍,不是什么泥鰍……總之被他壓迫了七百多年,我悄悄溜下了山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璉光!送藥進來!快點!”忘笙按著玄北胸前的傷口,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的白袖子已經被他的血弄臟了。

跟了我很久很久的璉光低著腦袋端著托盤進來了,忘笙忙活著,沒注意,玄北卻看到了他在低著腦袋偷笑。

“這算什么小傷……我說你早晚有一天非栽在外頭……逞強逞強……就知道死鴨子嘴硬,活要面子死受罪……”她一邊幫他清理傷口,一邊在嘴里嘀嘀咕咕的:“要是沒了我你可怎么辦啊……璉光這個不長眼的都不知道進來幫個忙……這童子做的倒是逍遙自在……”

玄北忍不住笑了,抬手彈了彈她的腦門:“說什么呢?”

“九重天上的仙人們現在這么摳嗎?給你上個藥都舍不得。”只見她秀眉緊蹙,頭也不抬,手下的力度倒是放得很輕。

那一剎那,玄北有些恍惚。

這是第幾年了?

早已記不清這是第幾次,自己拖著疲累傷倦的身子回來,然后等著忘笙給他上藥。

似乎千百年來,次次如此,回回皆然。

他合了合眼,說道:“死不了。”

她沒吭聲,手下的力道卻突然重了三分。

他笑了,這小丫頭真是……

“忘笙,又要溜出去?”玄北端起案上的茶碗,喝了口早就涼透了的茶。

“又被你發現了……”她撇了撇嘴。

唉……玄北在心里嘆了口氣,還好這次回來得早。

忘笙的身份不簡單,眼下將她圈在昆侖才是最安全的。

想到這里,玄北揉了揉眉心,快一千年了,他卻仍然沒能查清忘笙的來歷,冥界是六界里最為神秘之處,許多地方從未有人涉獵……而千百年來,魔族不斷騷擾邊關,他也著實抽不出時間好好去冥界看一看。

“喂……”一聲鼻音將他拉回了現實:“你不要生氣了嘛……我下次乖乖背書就是……”

看她小心翼翼的樣子,若不是眼底的那一抹狡黠,他都忘了這個小丫頭吃準了他舍不得罰她。

瞇了瞇眼,玄北指了指靠墻書架上的一排書:“給你七日,將這些背下來。”

看著她苦著巴掌大的小臉,玄北想了想,還是過些日子再把東西給她吧。

七天一晃就過去了,這天早上,玄北讓璉光早早將她叫過來。

拿了本書,他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,余光不由自主地一直往門口跑。

她還是這么磨蹭。

等了約莫一炷香,忘笙才風風火火地從外面跑進來。

他皺了皺眉:“怎么不束發?”

窗外的陽光打在她微微凌亂的長發上,給她整個人都鍍了一層金光,如夢似幻,仿佛下一刻就會消失。

“這可是我最新研究的發型,您不覺得這樣我看起來更仙氣飄飄了嗎?”

她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。

耳邊是自己如雷的心跳,玄北慌亂地將視線轉回書上:“隨你吧。”

就是那天,他將斬穹給了她。

這名字還是她自己起的。

……

玄北仔細地,一寸一寸地看著這間書房,每一處,似乎都有她的身影。

閉上眼睛,他仿佛聽到她輕聲說:“玄北……”

可是,忘笙再也不會回來了啊……

“……我和赤胥,早在千年前就認識了。來到戰神身邊,無非就是為了……有朝一日,殺了你……”

忘笙,你連我的名字都不肯喚了嗎?

你真的以為,自七夕那日,我什么都沒察覺嗎?

是,他是料到了赤胥會夜潛望天閣,他更猜到她會來質問他。

但是她的話越來越少了。

“……我說,魔族那個帥哥好像找到神器了,你都不擔心嗎?……”

玄北沒想到她會突然來軍營。

“我更擔心你。”

這句話是真的,即便知道她說的不是實話,他卻還是擔心她有些孱弱的身子。

忘笙,你究竟在瞞我什么?

見她酸溜溜地說著瑤姬,醋意滿天飛,他一個沒忍住,脫口而出:“若還是不放心,我們回去就成親。”

她是高興的。

但玄北還是察覺了,她在高興之余,眼里總有一抹淡淡的悲傷。

“……你不能去山海關……”她一邊咯血,一邊緊緊地抓著他的袖子,聲音里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絕望。

也許在那時,忘笙就已經知道了魔界陳兵山海關是赤胥的計謀。

但當時的他,只知道忘笙在見過赤胥之后,越來越不開心。

越來越……沒有生氣。

山海關,玄北還是去了,這是他的責任。

然而,等他回來之后,勾陳一告訴他說,忘笙不見了,只找到一把折扇。

傳聞戰神的脾氣一向不好,而自從勾陳一來到玄北手底下做事,他最多覺得戰神實在是不茍言笑。

勾陳一從未見過他如此暴怒。

他周身的氣場都變了。

黑著臉,提著破蒼,獨自一人,突破了魔界在山海關的守軍。

勾陳一攔都攔不住。

最后他找到她了。

見面時,他忘了自己一路上受了多少傷,只記得她叫他不要去山海關,而他沒有聽。

再然后,他也察覺到了背后的靈刃,只是他在跟自己打賭。

玄北賭忘笙對他是真心。

若是輸了,就這么死在她手里,也罷。

幸好,她沒下手。

只是,他好像明白了為何她越來越郁郁寡歡。

玄北不敢問她。

殺伐果斷的戰神,在這一刻,退縮了。

玄北害怕,他聽到的答案就是他心中所想。

然而她還是自己與他全盤托出。

“……我會助他登上魔尊之位,也會護他萬年無憂。而你,戰神仙尊,是三皇子踏平九重天的一道坎……”

他一字一句地聽著,她說著她與另一個男人的未來。

“……奈何有命在身,騙了尊上……”

他看著她,竟分不清她說的是真是假。

“……恐怕此次別過……再見便是敵人了……還請尊上莫要留情……”

他慌了,她說得如此決絕,竟好像再無挽回之地。

那一刻,他顧不得自己的身份,他只想讓她留下。

于是玄北緊緊地抱住了她,告訴她他不在乎她的過去,他只想讓她留下。

“……仙尊,聽聞天帝已為尊上賜婚,還請自重……”

還請自重……

她是那樣用力地掙開他的懷抱,一步一步堅定得越走越遠,一步一步,不曾回頭。

玄北就站在原地,看著她漸漸走遠,腳下卻提不起力氣追上去。

“……騙了尊上,也是實屬無奈……”

他猛地將手邊的桌案掀翻,案上得書冊散落了一地。

“……也會護他萬年無憂……”

阿笙,你為什么要說出這樣的話?

是赤胥握有你的什么把柄嗎?

為什么不告訴我呢?

還是真如你所說,這千百年的日夜相伴,都是你的實屬無奈?

他跌坐在一地狼藉中,痛苦地閉上眼睛。

……

璉光自打記事起,便在這望天閣侍奉著尊上。

后來尊上去九幽渡劫,回來的時候身邊多了個琉璃瓶。

他抬手去接,結果被尊上瞪了回去。

璉光其實一直都有些懼怕仙尊,他不愛笑,整天冷著一張臉,惜字如金。

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兩百多年后,某一日他在打掃尊上的書房,突然被一道聲音叫住:“你是璉光?”

璉光嚇了一跳,回頭一看,竟是個女子,而她身上裹的是……好像是尊上屋里的床單!

只見這女子臉上并未施任何粉黛,一頭長發也隨意地披著,膚白若雪,五官精致而富有靈氣。

璉光不免看呆了,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從尊上屋里出來的女子……

“成何體統!”尊上的聲音還未落地,璉光便看見他將一件外袍披在了女子身上,蓋住了那**在外的藕臂。

“什么是體統?”

于是這個女子就這樣的望天閣住了下來。

璉光漸漸發現這個女子根本就不怕尊上,有時甚至會故意與尊上作對。

而尊上總會縱她容她,甚至有的時候,璉光覺得尊上就是在寵她。

女子也有了名字,忘笙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璉光眼見著尊上教她讀書識字,教她念書習武,卻從不讓她喚他一聲師父。

她也不需要稱他尊上,甚至有一次,在忘笙和尊上賭氣時,璉光對天發誓他聽到了忘笙大聲說道:“你個死泥鰍,就知道欺負我!”

就這樣,璉光眼瞅著尊上的冰山臉慢慢融化。

他望向她的眼里總是藏不住笑意。

他總是這樣那樣對她好。

她要的,他都答應。

她需要的,他總會提前準備好。

什么冥玉,什么斬穹……

尊上為了她專門悄悄學了胭脂水粉,點唇畫眉。

尊上為了保護她,在昆侖的結界下了血本。

尊上對忘笙女君的好,望天閣上下都看在眼里。

有一天早上,璉光打掃書房,余光卻瞥見了尊上在為還打著哈欠的忘笙女君綰發。

有一天晚上,璉光打掃前廳,卻剛好看見尊上替趴在桌上睡著的女君披上外衣。

有一天午后,璉光在院子里修剪樹枝,不遠處女君在撫琴,尊上就在一旁舞劍。

后來,尊上從戰場上回來,包扎傷口的事情就都歸女君管了。

女君也會在尊上不在的時候坐在窗邊發呆,雖然嘴上不情不愿,但也會精心準備一桌飯菜替尊上接風洗塵……

明明二人那般天造地設,怎么忽然女君就離開了呢?

璉光從未見過尊上如此慌亂的神情,更未曾見過尊上如此痛苦的眼神。

女君是被尊上放在心尖上的人啊……

忘笙女君離開后,尊上在書房里待了七天。

七天之后,尊上打開書房的門。

在外面恭候的璉光一哆嗦,悄悄抬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玄北。

仿佛又回到了千年前。

那時候的尊上,還不是戰神。

但那時候的尊上,如現在一般,看起來冷漠又疏離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宮斗小說
  2. 民國小說
  3. 鬼怪小說
  4. 江湖恩怨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走运老夫子彩金